深秋开学,我终究还是来到了县城读书